• 降温需要热量 - [食欲]

    2011-04-05

    有个牌子叫Lindor Truffles的夹心巧克力,加牛奶和朗姆酒溶化后很适合做蛋糕的巧克力淋酱。

    移栽的疏叶卷柏已经很精神了,高兴一个。

  • 农药草莓慕斯 - [食欲]

    2011-04-01

    这该是一个吃草莓的好季节。

    搞了30年农业的老爹又一次告诫我,不要再吃草莓了。

    成都地区的草莓种植业大量使用农药和催红素早已不是秘密。尤其是冬草莓,药物已经深入到果实内部。

    可是这种娇贵的水果还是在诱惑我。

    用100g鲜草莓做了草莓抹茶慕斯,我那长势旺盛的薄荷第一次出镜。

     

  • 猫咪的耳朵捏起来也可以是兔儿爷。

    包豆沙包不可以贪心,像照片上那么大的一坨馅,注定是失败的造型。

    豆沙是第一次做,比想象中简单,加了葡萄干和白芝麻,还有血糯米年糕。弄食吃就这么纠结,无数次要追逐本味,最后却无法自制地复杂化。

     

  • 冬山里 - [路图]

    2011-01-07

    成都往西的山中,有很多不那么为外人知晓地方。

    冬日欲雪的天,红豆树下。

     

  • 好猫如斯 - [物欲]

    2010-12-28

    在沙发上磨爪子

    抓窗帘或者扯纸巾

    喜欢呼噜呼噜地时蹭你

    不高兴时你以为它跳楼或蒸发了

    坚持看你洗澡或蹲马桶

    坚持喝你的洗脚水

    宠物不该是一个大众情人,相反,它们应是有自己小宇宙的生灵。

    爱咋地咋地。

     

  • 叉子先生的来历我早已不记得,不过他刚健的下半身十分好用。

    用有机老南瓜做派,正好有印了南瓜图案的盘子配合它拍照。

    一切都挺完美的。

     

     

  • 题目长,日子却是越简单越好。

    成都的冬天拿出了吃奶的劲儿出了好几次的太阳。在这种清早起床就能感知的好天气里,找个2块钱的茶馆喝茶再吃碗2块钱的热糍粑。

    莲花新区南一巷串联起了几个小茶馆,有窝在院子里的,有摊在路边上的。自己带茶叶,水钱2块,保证滚水。

    成都人总能在茶杯里找到自己的小世界。

    家里的两根香蕉完成了给猕猴桃催熟的使命。它们自己当然也熟不可耐了。

    用这样的香蕉做蛋糕最合适,这次把100克的黄油替换成橄榄油,至少心理上没那么腻。

    配着金骏眉当茶点,灰常对我胃口。

     

  • 无常 - [食欲]

    2010-12-11

    穿上这件衣服,就会想起这个词。
    今天活动的主题,是有机蔬菜答谢宴。
    食材都来自安龙村王成家的菜地,是王家父子俩起早贪黑的成果。

    对于饮食的健康,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追求,选择自己信赖的,心平气和地理解背道而驰的。

    无常也会是一种常态。

  • 普洱解腻 - [食欲]

    2010-12-06

    前年春节在雅安,有好茶的朋友聚在一起,交替着喝了几种茶。

    晚上辗转反侧,不但是生茶喝多了兴奋,更觉得痨肠寡肚。

    再说到cup cake,一口一个高热量。用普洱来解腻,或许是个好办法。

    这次把熟普磨成茶粉,用开水冲泡。

    泡过的茶粉和一部分茶水来做牛油戟,顶部撒上核桃碎,为松软添一些味。

    来我家喝茶的,可以事先预定几个当茶点哈。

     

  • 爱之恨之 - [食欲]

    2010-12-05

    终于印证了,榴莲和芝士是绝配。

    两种浓郁得无法忘怀的味道,溶在蛋糕里面互不相让。

    6寸的榴莲芝士蛋糕,一个小时的烘焙时间,换来味觉的大惊喜。

    老黄今天说,最讨厌榴莲的味道。

    任何食材,总有让人们爱恨交织的理由。

    还剩下两块了,明天把它们密西掉吧。

     

  • 如影随形 - [路图]

    2010-10-23

    我们一起去的那些地方,常常找不到人给我们拍一张合照。

    所以,我总和你的影子一起出现在镜头里。

    这里是Bagan。

    我们一同被嵌入地平线上升起的塔林之中。

     

  • Irrawaddy River - [路图]

    2010-10-20

    独龙江流入缅甸境内,成为伊洛瓦底江。

    从这个码头过河,就到了明贡,一个水上渔村。

    码头上是渔民们的家,破旧却鲜活。鸡和猪在一个食槽里抢吃,小孩和狗在沙地上打滚,男人女人在河里洗头洗澡。

    夕阳下的我们,真的只是过客而已。

     

  •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们过得并不好。

    风灾,洪水,无处不在的信息封锁。

    可他们的生命里,似乎总有鲜花盛开在阴霾的天空下。

    涂着特纳卡的卖花女孩,身着紫衣腰身笔挺。送我一大串茉莉的婶婶,笑靥比那天下午的阳光还夺目。

    如果不是雨夜里满是泥泞的街道,在垃圾堆里寻觅的瘦削人影,被洪水漫过的村庄……我真的要被他们的笑容和那迷人的花香所迷惑。

    那只出现在传说之中,没有苦难的千佛之国,似乎真的存在过。

    可是一切的一切,怕是只剩下这些让我捉摸不透的气味了。

    雨中的苏雷塔中,红衣僧人和礼佛的鲜花。

    曼德勒,伊洛瓦底江边的鲜花市场。

  • 马六甲 - [物欲]

    2010-10-07

    地理书上的名词,终于变为眼前的现实。

    马六甲,是用海南鸡饭、黄梨酥、老鼠面、榴莲冰、娘惹晶路堆积出来的味觉记忆。         

    当然还有海风和可爱的大树。

  • 蜜个月吧 - [物欲]

    2010-10-05

    秋天来了,树叶黄了,两个SB向南方飞去。

    小泽和新手去看佛塔,吃酸奶了,有事情电邮吧。

  • 吃货的旅行 - [路图]

    2010-08-08

    越发没有拿出相机的机情。

    能记在心上的,或许才是真正好看的好玩的。

    成都还是很热,下次出门该是秋天了。

    乡土的宴飨,记忆深处的味蕾神经。

    阴天巍山的街道,满挂着细白白的挂面。

    阴天银匠家的小院,挂着白花花的木槿串,油炸着吃吧,真是腻味啊。

     

  • 南,高高的南 - [物欲]

    2010-07-22

    成都粘人的夏天,就是去云南的好季节。

    楚雄的酸汤,可以让每个人的胃都高潮。

    挖色的凉粉,还是那么甜辣销魂吗?

    突然想起,这是我最后一次婚前旅行吧。

     

  • 戒指丢了 - [物欲]

    2010-06-24

    我有和她一样的戒指。

    我在新桥集市上碰见她。

    一手抱着戴鸡冠帽的孩子。

    一手拿着一瓶雪花啤酒,正在用牙齿努力咬开瓶盖。

    后来我在县城边银匠那里打了那款戒指。

    可是我没有她那么拉风从容的风范。所以戒指丢了。

  • 嘉州雨 - [物欲]

    2010-06-05

    一上高速就是倾盆的雨。周末死赶活赶出城的车轮卷起一阵阵细密的雾气。

    我讨厌在笔直的公路上开车,乏味的加减速与无表情的路面还有雨天无法辨别的风景。

    还好是去乐山。

    同样是座有水的城市,却远比成都让我感觉亲切。

    街道狭窄弯曲地延伸,路边小叶榕低垂的枝叶和气根,水珠顺着树干的肌理汩汩流下。这是傍晚的嘉州,江边看不见大佛的影子。只有烧烤排挡里零星的人影晃动,烟气夹带一些油腻的香味,在清冽的风里逐渐消散了。

    江面上被霓虹灯刻了几道扭曲的划痕,打不破的是小城入夜后独有的宁静。

    真实的生活,应该是在这样的城市里。

    早晨喧嚣的市井,午后清闲的茶馆。

    三元一碗的豆腐脑,加两元得一份蒸牛肉。

    蛋烘糕,豆腐咔咔儿,鱼皮花生,猪油冻粑,酸辣粉,凉糕凉虾,黄鸡肉。

    去你mother的蛋吧,成都所谓的高尚小区,奢华生活,国际商圈。

     

  • 挺好 - [物欲]

    2010-05-06

    为什么很久不来这里了。

    其实我还活着,可能有些人认为我已经死去。

    现实生活的确更加迷人。

    最近常去成都周边的小镇,从春天的野地到初夏的梧桐林子。已经很久不用相机,试着用心去记忆。

    搜到一些老银铃铛和扣子,单看着就能想象它们在粗布领襟上默默地样子。

    买到乡野老手艺人做的陶壶,很大一把,冬天里可以用炭火烧茶吃。只是他年事已高,再也不做这样的活路了。

    装修房子,一个新的家,终于有勇气决定要合法地开始两个人的生活。

    九月,承包的田地就要下种韭黄了,从泥土中寻找收获的喜悦,应该比直接数钱要踏实许多。

    所以我很好,我不经常来这里了,但还是会回来。

    始终离不开一个自说自话的地方吧。

  • 春潮 - [物欲]

    2010-03-05

    本命年的生日,在医院里度过。前几天的暖春因为人工增雨及降温,被锁在了记忆深处。

    身体的状况总是骗不了人的,入院登记处的护士看着表格中我的出生日期对我讪笑。

    临床是位87岁的老太,每天都说出院要穿旗袍。她的儿孙们每晚下班后来看她,一家人围在一起做游戏。那是种希望的感觉。尤其在阿婆离开我们之后,我对这种气氛越发敏感。

    家里的老人都不在了,回归三口之家的同时也回到一种孤寂的状态。

    在那些入院保证书上都写了自己的名字,家属呢?医生问。

    我爸出差,我妈一听说我住院,就很高兴地拉着我舅妈血拼去了。

    真的是这样的。

    这是才是我所希望的,分离的自由的爱。

    几天前在安龙,采了青蒿。气温恍然初夏,于是穿了短袖吹风。

    感冒引发肾炎。

  • 无需拍照 - [忆语]

    2010-01-29

    成都的天气在这几个午后都是一种如同春日幻觉般的明媚。店外的小露台上,一大一小两株月季绽出了花朵,粉色和玫红色的。锦江边的海棠也像一片红雾一样在街道边弥漫了起来。

    朵朵一家终于踏上了南下的旅途,暂时远离繁忙琐碎的生活。

    本来盘算着等待来年春暖花开时去撒野,没想到连日的阳光让我几乎忘记这个此时本应该阴冷的城市。

    这是我辞去工作之后的第2个月,生活开始越发清醒。

    像候鸟一样,总有时间飞向别处。

    至少是心已在别处。

  • 谁修好了大巴? - [物欲]

    2010-01-14

    大巴重新上路之后我的第一篇文,不再是发图片,虽然有好多图片要发。也不再是发牢骚,因为牢骚堆积对内心无益。

    换了两处写博的地方,最终选择了大巴,却在几天前失去了这个寥寥无几的抒发缺口。于是我内心的寡言再次选择闭嘴。

    大巴抛锚了。

    我们不去深究原因,因为我们深知,这不是TMD什么停止解析,而是丑恶的网路暴政。

    只是每日照旧地点击,卑微地希望一切如初。

    昨晚回家已是深夜,Solo很固执地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电脑要看看大巴被修好后的样子。算是对伪自由的一次顶礼。

    在这个无耻的时代,没有人修得好大巴,坏在路上的还有很多这样企图驶向自由的方舟。

    等着瞧吧。

  • 总是会改变的。看看3年前的自己,不得不承认,有一股锐气正在消退。

    长大了,便有太多舍不去的纠纠缠缠。

    所以,我真是一个多情得薄情的人。每当我回望过去,就会一次又一次地厌恶自己。

    那些流逝,在嘲弄着我的年华。

    谁来负我?

     

  • 生日快乐 - [忆语]

    2009-12-24

    生日快乐,亲爱的

    只是我还没分清

    是你在娇宠我成长,还是我在等待你长大?

  • 蛤蟆歌2 - [忆语]

    2009-12-11

    80岁的阿婆有苦命的童年

    她儿时记忆中的儿歌却总是有带着笑的调侃

    那段日子,将随着她的离开而消逝

    蛤蟆歌

    蛤蟆在田中\未曾吃谷子

    哪个去打它\就是小家子

    儿孙不听话\扇他耳巴子

    自己不听劝\屙痢打摆子

     

  • 仿佛在一个遥远且模糊的时候,我也这么坐着,这么百无聊赖地看着一个男人摆弄手中的活计

    而如今我心中已没有了如此直白的好奇

    别装作什么都懂的样子

    其实你我永不完美

                                             做查尔瓦的男人和无聊的小孩,在午后的阴天里

     

  • Fuck wine

    2009-12-04

    干饭,干肉,干酒

    干是动词

    大俗即大雅

                                                               牛牛坝集市,被彝族男女干翻的大麦酒

     

     

  • 单位分管人事的小领导用虚情假意的口气在电话那头说

    可惜我们损失了一个人才

    他的画外音是:干,你刚领了上个月的工资就想滚蛋了么

    我更加轻松地觉得放弃这个操蛋的工作是件多么容易让我高潮的事情

    做想做的,说想说的

    人生苦短,何乐不为

                                                                                         Photo by solo

     

     

  • 木瓜岛屿 - [路图]

    2009-11-03

    岛上的植物,我觉得它最亲切

    好多好多的木瓜树,好多好多的木瓜

    可以做出多好的甜品啊……

    暴殄天物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