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里依稀烟尘 - [路图]

    2008-08-22

    那个夏天,我刚跳下从丹巴开到乾宁的面包车。

    远方出现的是金色一点点的光亮。

    我知道那里面就是有我熟悉的白墙白塔红顶屋子,还有红袍骑士们端着酥油茶。

    可是金牙大哥的卡车载着我们向反方向去了,我看着土豆花青稞田跳进了太阳里面。

    因为晚上的吃食,要去有高高经幡的沙江村。

    次登师父的院子里,有两只看见糌粑就会哼哼的大藏獒。

    还有打嗝的牦牛和呼噜的黄猫。

    这一些路上烟尘和风里的自语,只有毛毛,阿三,礁礁,小胖,彭彭知道。

    漫长得很粗糙的日子,我们把对方铭记并遗忘。

                                                                      06年夏天,卡车上的慧远。

     

  •  先把今天给小E许的诺写下来,因为她说,写下来就可以实现的~嗷呜~

    这是完整版:等俺挣了钱,先给杨爷爷和小E一人整台D3,再给自己整辆自动档的车……我讨厌踩离合……

    下面,是火把节的高潮部分:

    拍完这张照片之后,一个村民代表举着小火把将大火把点燃。我抱着相机直勾勾地看,被这样的仪式迷住了。

    在火把点燃的那一瞬间,有数名青年人一跃而起,抢夺插在火把上的“连升三级”。我被汹涌的人群撞到一边,眼前和镜头里,都是模糊一片。

    人们对着火把抛洒松香粉,火光和奇香扑面而来。

    村尾火把点燃后,村民涌向村头,在那里,一个更硕大的火把还在等待着从宗庙送出的火种。

    一个孩子拖着自己的火把走过宗庙。

    主办这次火把节的村民在宗庙里拜祭。火种就是从神龛下的的这个火盆里取出。

    村口火把下的人们。

    这个“连升三级”被保护了下来,插在空地里的平房顶上。

    孩子们舞弄自己的火把,白族肯定没有玩火尿床的说法。

    他像一个将领,在这凉风和烟雾肆意的夜晚。

     

  • 很感谢这只大狗。

    雨季,我从重丁走路到秋那桶,半天时间里,全身泥泞。膝伤开始发作的时候,路上已经没有可以搭乘的车了。

    终于看见怒江上的那座吊桥,尼大当林管所在路边是一幢有些破败的小屋。

    躲雨,如果有人的话,还可以烤烤火。

    可是屋里只有空空的火塘。

    我坐在屋檐下,看着雨水从两座山间的缝隙里滑落,一时间忘记了自己出行的目的。

    看着一只狗远远地向林管所奔来,很大的狼狗。

    我握紧了登山杖,怒江的狗,很恶。

    离开是来不及了,不管怎么走,一定是狭路相逢。

    就这么坐在屋檐下,努力装作很闲适的样子,等它上来。

    大狗上来了,狗头冲着我的鼻子,呼气的时候也在哼哼。

    友好的大狗,尾巴摇得很卖力。

    我说,小狗,你陪我等雨停吧。

    它于是坐在我旁边,它的皮毛被雨水冲得很乱,抖了我一脸的湿润。

    没有来由的眼睛里有了雾气,一个人的时候,我总是既倔强又懦弱。特别是这个提前的雨季,一个人的时候。

     

  • 猫猫狗 - [路图]

    2008-08-14

    这个那个的,不想说啥了……

    最近流行靠回忆过日子,所以找出在芭沟的片。

    猫猫狗。

    春天的芭沟镇,是否发情的猫。

    精神的狗和呆滞的猫……

     

  • 继续火把节 - [路图]

    2008-08-10

    这样说,不过是聊以自慰。

    火把节的继续,那是在白族人的土地上,我永远只能旁观。而在次旁观的机会,依旧渺茫。

    雨季的威力在大理是微不足道的,傍晚的太阳照进佛堂里,雨天只是一个不真实的梦境。

    五家人一同在宗庙吃饭,伙房门前的对联写着:素菜清香益身体,白饭营养补心田。我吃了一半发现几乎都是大肉……最后不知道怎么的把感光开到1600了。

    女孩子们已经期待地拿着自己的小火把站在石头上了。

    而男孩子们也迫不及待地点起一些扎火把用剩下的稻草,狂耍起来。

    在这个时候,靠近苍山的作邑村尾,一个较小的火把即将被点燃……

    除了插上“连升三级”,还要插上苹果,三角梅之类的东西。

    待续……

     

  • 火把节 - [路图]

    2008-07-28

    7月27日,火把节当天,大理喜洲镇。妇人告诉我,她们是用凤仙花的根把指甲染红的。

    喜洲镇,捆火把的村民们。一根大火把要用上千斤的竹子或稻草,一般由村里的几户人家共同操办。

    作邑村口,树火把的村民们。

    这种被当地人称为“连升三级”的旗杆将被插在火把上。

    …………待续。

     

  • 旅行告诉我,火把节不仅是属于彝族人。

    从一个雨过天晴的下午到有薄荷一样凉风的晚上,在洱海边一个叫做作邑的白族村子。

    燃烧的传统。

    作邑村口,等待火把点燃的孩子们。

     

  • 节孝总坊 - [路图]

    2008-06-11

    那天下午羌江边很热。

    破败的砖牌坊被包围在瓦房和窝棚群里,而生活在她身边的人们,早已不知道这是为谁而立。

    不为谁,为的是一个被时光磨损掉的旧俗。

                                               Photo by Solo

     

  • 关于张家山上的明德中学,资料稀少。

    大致知道是在基督教浸礼会捐助下,于1922年建立。

    从搜集出的信息里,我试图回避一些目的性的论断,然而事实上,明德中学和它的过往,早已隐匿在灰青色的砖瓦之间看不分明。

    去明德中学只有两次。

    一次是在湿热的仲夏,蝉声绿荫里的那栋建筑,因为找不到守门的大爷而只是向我展露了一个凝重的轮廓。踮起脚隔着扑灰的窗户向内窥视,昏暗的室内有细小的颗粒在透进的光线里游荡。自然而然的游荡,如同从未被惊扰。空荡的室内,有一种收束人神志的引力,恍然抬头,才发现头顶那摇摇欲坠的屋檐早就以泰然的姿态俯看了多少过客。

    一次是在雨后的初春,新芽还没有吐绿,上山的路湿滑模糊。铁锁被一双苍老的手打开,木门拉开的一瞬间,有时空变换的错觉。那种先前隔窗而望的灰暗,穿透了我,是不可名状的失落感。

    曾经的繁华,如今的没落。

    又或者,已经涅磐。

                                                                              Photo by Solo

     

  • 歇谈旧事 - [路图]

    2008-05-30

    已经没有心力再计算这是震后第几天了。

    我依然没有胆量去查找那些在天灾中毁灭的老房子。

    从此再无上书院,可是,它在我们的生命中是如此真实的存在过。

                                                   Photo by Solo

     

  • 秋那桶村 - [路图]

    2008-05-28

    这几天我突然悲哀的发现

    面对成长的道路的一个个风向标,我是无能为力的

    我开始害怕,害怕这些东西即将离我而去

    山水之间行走的疲惫

    远不及城市之中的迷惘

     

  • 日子继续 - [路图]

    2008-05-25

    下午再次余震。

    像是远去的脚步,逐渐走出我们的生活。

    雨季的下午,重丁教堂外劳作后归家的人们。

     

  • 地震后 - [路图]

    2008-05-12

    回到家里的感觉,是前所未有的温暖。

    大院里点起了照明灯,人们在帐篷边,池塘旁休息。原来城市里的人还可以相互如此亲近。

    我的家人,我的爱人和朋友,都平安无事。

    JJ和老黄,你们是我的患难之交。

    想对JJ说,当我俩躲到桌子下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像在做儿时的一种游戏,或者这种感觉来自于我们在旅行中相互的相互陪伴。

    老黄,不管你是否真的是因为我俩连眼镜都不要了,我还是很开心。

    不说什么劫后余生的话了。

    把每一天,都当作最后一天,过仔细点。

    原来就连早饭的粽子,都那么值得我去珍惜。

    所以,朋友们的问候短信和电话,自己对远方爱人的牵挂,成了我最柔软的记忆。

     

  • 金色路 - [路图]

    2008-05-09

    那日踩着单车向水边滩涂而去,细云漫卷,苍山含碧。

    一汪水能给予的已经太多,麦田,稻苗,赤马悠然在野地里甩尾摇头。

    麦子和大豆的尸体被堆放在每一条出村入村的道路上,接受阳光和风的拷问。那些倔强的,会被堆砌在它们曾经生长的土地上焚烧成带泪的肥料。

    我的单车,金色的路面上碾过,不屈服的麦芒,昂首扎进了我的皮肤。

    传递给我一种刺痛的甜蜜喜悦。

    又是一年丰收时节,洱海的居住者们重复着那些他们熟悉我陌生的肢体祷告……

     

  • 白汉洛村 - [路图]

    2008-05-07

    关于一些轰轰烈烈的过往,终究成了过往。

    历史的故事,村中能讲述的老者也在百年岁月里被消磨得所剩无几。

    白汉洛教堂,是一个被竹架子围起来的孤独破败小房子,因为不堪岁月的重负,摇摇欲坠。

    一只狗卧在出村的小道上,而今,马帮依然从这里经过。

     

  • 我家小强 - [路图]

    2008-05-05

    我家强娃娃儿:

    性别:公

    年龄:3岁半

    爱好:上窜下跳,把8颗花生包进嘴巴颊囊里上窜下跳,晒太阳,磨牙齿,喝牛奶,睡觉

    缺点:闷骚,缺心眼儿,断尾巴,有奶便是娘

                                                                              手模:猪儿

    冬眠的时候,他就是我家的小沙包。

    他前天居然跑到牡丹花盆里睡了一下午……

     

     

  • 普化寺的修缮 - [路图]

    2008-05-04

    东风村在雪山脚下。

    普化寺在东风村的中心。

    普化寺在村子里立了两百多年,斑驳的壁画说着无言的话语。

    普化寺正在进行着修缮,是村民自发的。

    从推垮的院墙望出去,能见到不远处教堂的十字架。

    我问村里的孩子,是信佛教的人多还是信基督教的?

    他说:都多。

    四月湿润的空气里,有一种坚实的力量正在构建着人们的信仰。

     

  • - [路图]

    2008-05-02

     这个月,在外面住过的几个房间,都有美丽的窗景。

    于是,心也被打开了。

    希望下次回来,不是我一个人看窗外的云卷云舒云蒸霞蔚云雾缭绕。

    大理沉香酒吧的客房。

    迪麻洛阿罗家。

     

    秋那桶。

    重丁。

     

  • 旅行的照片 - [路图]

    2008-05-01

    有些狼狈地回到了大理。

    怒江给我礼物,是滂沱不绝的雨水,温暖的火塘,孤独的行走和充实的疲惫。

    雨季来了,夏天也快来了。

    大理三月街 药材市场

    高黎贡山的皇冠山

    早晨的老姆登教堂

    映在教堂窗户上的怒族神山

    每周开灯三次

    教堂内的祷告

    皇冠山和狗

     

                                                            

  • 贡山 - [路图]

    2008-04-24

    到了贡山,旅行完成了三分之一。

    导完照片就去迪麻洛,一个有老教堂的村子。

     

  • 高黎贡 - [路图]

    2008-04-20

    去年春天的高黎贡,会和今年初夏的高黎贡有什么不一样呢?

    即将揭晓。

     

  • 只是贴图 - [路图]

    2008-04-19

    我是幸运的。

    会行走,发现,记录。

                                                                              沙坡头 黄河边的木槿

                                                           中卫  高庙屋顶

                                                                                        中宁 纳家户

                                                             榆林 镇北台

     

  • 云的西边 - [路图]

    2008-04-17

    说是向西而去,去的却不是之前心里的那个西边。

    这次去的,是云的西边。

    一定会和云的南边有所不同。

                                                                                   2007冬 绿春戈奎 梯田

     

  • 老皮 - [路图]

    2008-04-09

     

    老皮是魁北克人,他总是对我强调,他是魁北克人,不是加拿大人。他是我认识的唯一在中国待过比较长时间的还依然老实憨厚的外国人。

    老皮最近疯狂地工作,为了明年到中国继续他的旅行。

    他邀我一起到云南徒步,就像一年前一样。

    可是明年的事情,谁也说不定了。

    老皮看了Solo爷爷的博客后问我“外国人都是活雷锋”,最后三个字是什么意思。我说:Do u know Leifeng? 他立马乐了:知道知道,乐于助人的共chandang骨灰级偶像,我也想像他那样。

    老皮在他的国家做环境监测工作,他说那里的气氛很好,能做很多自己的乐意的事情。他还说,魁北克是个独特的地方,不应该从属于谁。

    似乎很多地方,都急于得到尊重和认同感。

     

  • 去西边 - [路图]

    2008-04-08

    你正向西而去。

    而我原地不动。

    说不定过几天论文一写完,我也会向西而去。

    那里的风景只应天上有。

     

  • 火你个车 - [路图]

    2008-03-31

    这几天陆续把犍为的照片发一些上来。

    昨天有人问我这个小火车上有没有厕所,如果突然内急怎么办……

    很简单,你爬到装猪的那节车厢里,便便了扯着猪耳朵把屁股一擦就好了。

    本小狗在重感冒弥留之际谢谢社会各界人士的关怀……

     

  • 作为连通石溪和芭沟的唯一一条运输线,嘉阳小火车上什么都运,出现频率最高的。

    是猪。

     

  • 旧家具店 - [路图]

    2008-03-24

    这家旧家具店里有很多我钟爱的柜子桌子椅子箱子。

    希望6月能住进老房子,把这些东西搬进生活里。

     

  • 扫黄 - [路图]

    2008-03-21

    芦山龙门乡,每年三月三的“七里夺标”民俗活动已经逐渐被当地政府形式化。

    传统和政治的结合,要么胎死腹中要么诞出个畸形儿。受愚弄的,永远是那些“不明真相的群众”。

    不过还好,龙门山和三年前记忆中的大致相同,安静的路,安静的林子,安静的我。

    找一条安静的路,上山看花。看山上花也看山下花。

    引用一句四川名谚:菜花黄,疯狗狂。

    我疯了我狂了,这遍野的黄花。

    昨日傍晚,透过山下菜花田和孤独的房子对视。

    春雨时节,湿身的黄花湿身的路湿身的我。

    镜头起雾了……

    这条河叫玉溪河。

    这条路叫柏油路(自扇耳屎十下)。

    最后一张,也是我自己最喜欢的。三年前就在这个位置发过情。

     

  • 城惶城恐 - [路图]

    2008-03-18

    有没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城市?

    一个值得自己喜爱,牵挂,在外旅行有所思念的城市。

    是不是在这里成长生活,就注定要被钉在某个不上不下的位置吹那些不干不净的风。

    那日我站在一个高处看这里,四周扑面而来的是未知高度带来的焦躁感和陌生气息。

    如何爱上,又如何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