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需拍照 - [忆语]

    2010-01-29

    成都的天气在这几个午后都是一种如同春日幻觉般的明媚。店外的小露台上,一大一小两株月季绽出了花朵,粉色和玫红色的。锦江边的海棠也像一片红雾一样在街道边弥漫了起来。

    朵朵一家终于踏上了南下的旅途,暂时远离繁忙琐碎的生活。

    本来盘算着等待来年春暖花开时去撒野,没想到连日的阳光让我几乎忘记这个此时本应该阴冷的城市。

    这是我辞去工作之后的第2个月,生活开始越发清醒。

    像候鸟一样,总有时间飞向别处。

    至少是心已在别处。

  • 总是会改变的。看看3年前的自己,不得不承认,有一股锐气正在消退。

    长大了,便有太多舍不去的纠纠缠缠。

    所以,我真是一个多情得薄情的人。每当我回望过去,就会一次又一次地厌恶自己。

    那些流逝,在嘲弄着我的年华。

    谁来负我?

     

  • 生日快乐 - [忆语]

    2009-12-24

    生日快乐,亲爱的

    只是我还没分清

    是你在娇宠我成长,还是我在等待你长大?

  • 蛤蟆歌2 - [忆语]

    2009-12-11

    80岁的阿婆有苦命的童年

    她儿时记忆中的儿歌却总是有带着笑的调侃

    那段日子,将随着她的离开而消逝

    蛤蟆歌

    蛤蟆在田中\未曾吃谷子

    哪个去打它\就是小家子

    儿孙不听话\扇他耳巴子

    自己不听劝\屙痢打摆子

     

  • 单位分管人事的小领导用虚情假意的口气在电话那头说

    可惜我们损失了一个人才

    他的画外音是:干,你刚领了上个月的工资就想滚蛋了么

    我更加轻松地觉得放弃这个操蛋的工作是件多么容易让我高潮的事情

    做想做的,说想说的

    人生苦短,何乐不为

                                                                                         Photo by solo

     

     

  • 咕咕丢了 - [忆语]

    2009-07-10

    咕咕丢了,时间是在上周。

    至今不愿告诉乔雯,毕竟,为这个小生命我们都付出了很真诚很尊重的心。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忙碌有所疏忽,店里一直留不下小动物。

    希望他找到自己喜欢的生活。

    再见,Mr. Gu。

  • 羞于启齿 - [忆语]

    2009-06-19

    最近,想说的话总是羞于启齿。

    我第一次有了对单调枯燥生活的莫名恐惧。

    离开学校一年之后,不再怀疑自己的能力,只怀疑别人的用心。

     

  • 岁月远去 - [忆语]

    2009-03-09

    这个月的春天真实又清晰。

    还有,我又长大了。

    不是胸部,是年龄。

    我怀疑23年前那个纯良无知的灵魂,是否早已出窍?

  • 说什么 - [忆语]

    2008-09-17

    很久不愿意触碰关乎生命的话题,因为在我成长的这个国家,生命似乎没有什么权利可言。

    今天做了两件事,心痛和心焦。

    小E告诉我,她前几天拍过的一个民间老艺人去世了。那个老人会做很美丽的纸艺品,花花绿绿的,乡土得很迷人。没有传人,一门手艺就此消失。

    我不知道还能喝什么牛奶。每天一斤奶的习惯,无疾而终。侯叔叔告诫过我,喝太多牛奶老了会骨质疏松。我只能打电话给阿泰,别再给干儿子喝奶粉了。好在,他们在夹金山里还有冷水鱼和牦牛骨熬的汤,为我留存了一点点对安全食物的幻想。

    夹金山脚下一座据说建于乾隆年间的碉楼,里内的木制结构早已被烧毁,空落的四壁无言的开口叹息。

     

  • Kai苞之旅 - [忆语]

    2008-08-04

    和小E在闹晕会临近之时去了云南,因为快闹晕了,所以……

    机场:

    小姐,请你配合一下Kai苞检查。

    双廊镇洱海边小客栈,接近半夜冲进来两个保安(天太黑看不清楚可能是警察):

    于是我能自己Kai苞,拿出身份证,再挺起胸部,哦不,挺起胸膛回答那几个问题:从哪里来,来做什么,还要到哪里去?

    昆明云南博物馆,在这个如临大敌的城市,工作人员对我们说:

    对不起,所有的人必须要Kai苞检查。

    于是他们围奸了我的摄影包和大背包,他们的探测仪在检查大背包的时候响了,靠,他们不知道那个是老子的胸罩,他们不带胸罩怎么知道胸罩里面有金属圈呢。我可怜的胸罩就这么被探测来探测去,看得我想大吼:

    不要测了,老子是B罩杯的~!

                                                                   Photo by 小E。 对嘛,我是到云南来接客的。

     

  • 念段经 - [忆语]

    2008-07-20

    啊他喜欢她她也喜欢了他他又喜欢上她所以他就不喜欢她于是他离开了她他喜欢她她也喜欢了他她又不喜欢他他于是也只有不喜欢她她喜欢他他也喜欢了她他对她说是那个她先喜欢上了他那会不会是他先喜欢上那个她才离开那个那个她?

                                                                                安岳石羊,毗卢洞

     

  • 夏天的柳永 - [忆语]

    2008-07-06

    柳三变在盛夏这种骚湿的季节,依然是春情满满地填词。

    在什么欲望都得减半的高温酷暑里,他调笑娇语黄鹂,吐艳芙蓉,衔泥紫燕,当然还有某个或者某些歌妓。

    可是三变说,夏天的歌妓艺妓,只是在春梦中,记忆里,而不是现实的肉体。

    现实里,只能想念,就像这样的夏天,欲望减半。

    可是他又说,去年夏天,比今年更值得回味。

     

  • 饮夜 - [忆语]

    2008-06-26
    今晚谁醒谁醉?
  • 破事儿 - [忆语]

    2008-06-18

    毕业这个破事儿,让我觉得我们就像学校穿过的破鞋,快被扔掉了。

    脱手之前,还要吧能回收的资源榨干净。

    我们无一例外,被大学上了。

    还染了一身花柳。

  • 月月红 - [忆语]

    2008-06-13

    我想,晕血的女生一定比晕血的男生少很多。因为我们每个月都要过几天血淋淋的日子,还要掐算这日子早了还是迟了,多了还是少了。就算那几天不能吃雪娃娃芒果刨冰,也无法抱怨。整个过程,很多年了,像是对未来的一个准备,女的和母的,似乎真是一回事儿。

    小学同班一个女生性早熟,有一天血染板凳。她去厕所时刚好下课了,全班于是蜂拥到她的课桌前,吓得她的同桌大喊:不要挤,不要挤,一个一个地看~血还没干,还没干……

    同学们的脸已经模糊了,那躺在凳子上干涸的血痕却清晰地提示我一个成长的事实。那时隐约觉得,自己也将毫无准备地开始一场蜕变,或许迟一些,或许不这么受人瞩目不这么风光。

    初一军训,我们被关在城边一个有高墙的军区里,夏天的燥热还没有褪去,到处都是一种发馊的气味。果然是突然的,一天在厕所里看到自己的内裤,脑袋空白了一下,随即有些失落。果然一点也不好玩,在这样一个污秽的苍蝇四串的厕所里,下午的阳光从小窗透进来,让我觉得厌烦。

    军区唯一的小卖部只卖一种我早已忘记牌子的卫生巾。守小卖部的是一个面无表情的二等兵,于是我也面无表情地指着柜台说:来一包。他立刻凶狠地问我:你买烟干什么?

    原来剪着小男式,胸部平平的我,还没有买卫生巾的范儿。那种卫生巾,厚得像个枕头。一点也不好玩。

    军训返校的时候,我爹在门口接我。我冲出校门对他说:爸爸我来那个了。

    我爹摸着我的头:造孽娃儿。

    想来当时,我爹的眼神是失落还是感慨,或许兼有吧。

    前些天和表妹逛超市,她在柜台间游走,像挑衣服一样选着卫生巾。我们刚上小学的妹妹扯着我的衣角大叫:

    姐姐我也要买尿不湿!

     

  • P君 - [忆语]

    2008-06-07

    昨晚十点,P君走了。

    肾脏的毛病,要了他的命。

    P君和我们年龄相仿,可能是因为长期的病症,苍白干净少言语。

    我其实无资格对他进行论断,极少的交流,只是惋惜一个好孩子瞬间消失。

    LV昨晚在电话里哽咽,那时他走在成都某条街道漫无天际的雨里,声音疲惫。

    他说P君去了天堂。

    P君属于他该去的地方,P君从来就没有属于过谁。

    世界超度着每一个生命,生命在伊始已经受戒。

    去既是留。

     

  • 遗忘是一种美德 - [忆语]

    2008-05-06

    遗忘是一种美德,无知是一种修为。

    我的大脑不是深不见底的保险柜,装不下那么多流汤滴水的过往。

    别说小孩子就没有需要忘记的过去,我不希望让繁琐的回忆打磨掉自己对生活的期望。人越活着就会越脆弱,因为生存经验的不断累积,往往会扭转我们的视线,离间头脑和内心亲密的关系。

    不看,不说,不听,不想,不问。

    拔掉心里的那条慧根。

     

  • Earthquake - [忆语]

    2008-02-27

    “目前震区群众情绪稳定,生产生活秩序井然。”

                                                  ——XX台新闻

    娘的,山也开了,矿也挖了,暴动也闹了,地震了怕个D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