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猫如斯 - [物欲]

    2010-12-28

    在沙发上磨爪子

    抓窗帘或者扯纸巾

    喜欢呼噜呼噜地时蹭你

    不高兴时你以为它跳楼或蒸发了

    坚持看你洗澡或蹲马桶

    坚持喝你的洗脚水

    宠物不该是一个大众情人,相反,它们应是有自己小宇宙的生灵。

    爱咋地咋地。

     

  • 马六甲 - [物欲]

    2010-10-07

    地理书上的名词,终于变为眼前的现实。

    马六甲,是用海南鸡饭、黄梨酥、老鼠面、榴莲冰、娘惹晶路堆积出来的味觉记忆。         

    当然还有海风和可爱的大树。

  • 蜜个月吧 - [物欲]

    2010-10-05

    秋天来了,树叶黄了,两个SB向南方飞去。

    小泽和新手去看佛塔,吃酸奶了,有事情电邮吧。

  • 南,高高的南 - [物欲]

    2010-07-22

    成都粘人的夏天,就是去云南的好季节。

    楚雄的酸汤,可以让每个人的胃都高潮。

    挖色的凉粉,还是那么甜辣销魂吗?

    突然想起,这是我最后一次婚前旅行吧。

     

  • 戒指丢了 - [物欲]

    2010-06-24

    我有和她一样的戒指。

    我在新桥集市上碰见她。

    一手抱着戴鸡冠帽的孩子。

    一手拿着一瓶雪花啤酒,正在用牙齿努力咬开瓶盖。

    后来我在县城边银匠那里打了那款戒指。

    可是我没有她那么拉风从容的风范。所以戒指丢了。

  • 嘉州雨 - [物欲]

    2010-06-05

    一上高速就是倾盆的雨。周末死赶活赶出城的车轮卷起一阵阵细密的雾气。

    我讨厌在笔直的公路上开车,乏味的加减速与无表情的路面还有雨天无法辨别的风景。

    还好是去乐山。

    同样是座有水的城市,却远比成都让我感觉亲切。

    街道狭窄弯曲地延伸,路边小叶榕低垂的枝叶和气根,水珠顺着树干的肌理汩汩流下。这是傍晚的嘉州,江边看不见大佛的影子。只有烧烤排挡里零星的人影晃动,烟气夹带一些油腻的香味,在清冽的风里逐渐消散了。

    江面上被霓虹灯刻了几道扭曲的划痕,打不破的是小城入夜后独有的宁静。

    真实的生活,应该是在这样的城市里。

    早晨喧嚣的市井,午后清闲的茶馆。

    三元一碗的豆腐脑,加两元得一份蒸牛肉。

    蛋烘糕,豆腐咔咔儿,鱼皮花生,猪油冻粑,酸辣粉,凉糕凉虾,黄鸡肉。

    去你mother的蛋吧,成都所谓的高尚小区,奢华生活,国际商圈。

     

  • 挺好 - [物欲]

    2010-05-06

    为什么很久不来这里了。

    其实我还活着,可能有些人认为我已经死去。

    现实生活的确更加迷人。

    最近常去成都周边的小镇,从春天的野地到初夏的梧桐林子。已经很久不用相机,试着用心去记忆。

    搜到一些老银铃铛和扣子,单看着就能想象它们在粗布领襟上默默地样子。

    买到乡野老手艺人做的陶壶,很大一把,冬天里可以用炭火烧茶吃。只是他年事已高,再也不做这样的活路了。

    装修房子,一个新的家,终于有勇气决定要合法地开始两个人的生活。

    九月,承包的田地就要下种韭黄了,从泥土中寻找收获的喜悦,应该比直接数钱要踏实许多。

    所以我很好,我不经常来这里了,但还是会回来。

    始终离不开一个自说自话的地方吧。

  • 春潮 - [物欲]

    2010-03-05

    本命年的生日,在医院里度过。前几天的暖春因为人工增雨及降温,被锁在了记忆深处。

    身体的状况总是骗不了人的,入院登记处的护士看着表格中我的出生日期对我讪笑。

    临床是位87岁的老太,每天都说出院要穿旗袍。她的儿孙们每晚下班后来看她,一家人围在一起做游戏。那是种希望的感觉。尤其在阿婆离开我们之后,我对这种气氛越发敏感。

    家里的老人都不在了,回归三口之家的同时也回到一种孤寂的状态。

    在那些入院保证书上都写了自己的名字,家属呢?医生问。

    我爸出差,我妈一听说我住院,就很高兴地拉着我舅妈血拼去了。

    真的是这样的。

    这是才是我所希望的,分离的自由的爱。

    几天前在安龙,采了青蒿。气温恍然初夏,于是穿了短袖吹风。

    感冒引发肾炎。

  • 谁修好了大巴? - [物欲]

    2010-01-14

    大巴重新上路之后我的第一篇文,不再是发图片,虽然有好多图片要发。也不再是发牢骚,因为牢骚堆积对内心无益。

    换了两处写博的地方,最终选择了大巴,却在几天前失去了这个寥寥无几的抒发缺口。于是我内心的寡言再次选择闭嘴。

    大巴抛锚了。

    我们不去深究原因,因为我们深知,这不是TMD什么停止解析,而是丑恶的网路暴政。

    只是每日照旧地点击,卑微地希望一切如初。

    昨晚回家已是深夜,Solo很固执地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电脑要看看大巴被修好后的样子。算是对伪自由的一次顶礼。

    在这个无耻的时代,没有人修得好大巴,坏在路上的还有很多这样企图驶向自由的方舟。

    等着瞧吧。

  • 又一首屎诗 - [物欲]

    2009-09-20

    屙屎屙尿/正明公道

    哪个看到/背时倒灶

  • 再见美姑 - [物欲]

    2009-09-10

    时隔两年半,美姑的天空应该依然是那种纯净的脸庞。

    明天出发。

  • Oh~Shit! - [物欲]

    2009-07-28

    自贡民间有一首诗,关于屎的诗。

    话说一个人夜里在一户人家讨歇。主人很热情,将家中堂屋让与客人。

    夜半,客人屎急,相当急,括约肌都兜不住那种急。

    农家堂屋的门厚重,下半身遭受重创时上半身就乏力了……于是……

    以下省略百字。

    清早,客人已不知去向。温暖的阳光射入堂屋,主人在弥漫着浓郁屎香的房内看见这样一首诗:

    屎胀屁来催/门紧实难推

    刮上一点点/磬里还有一大堆

    注释:

    刮:竹制品,旧时人便便不用纸,都用刮。四川人称“屎刮子·刮屎片儿”。

    磬:旧时堂屋神龛处放置的一种器具,用于祭拜时敲击,形状和锣相似。

     

  • 差点忘了 - [物欲]

    2009-06-26

    差点忘了,小时候最爱的儿歌。

    农民老大哥/屙屎屙坨坨

    农民老大姐/屙屎不敢惹

    农民老大娘/屙屎舔红糖

     

  • 出走 - [物欲]

    2008-07-22

    是的,我要勇于承认,我累了。

    真的累了。

    长大不是件好玩的事情,除了胸部。

    今晚月亮胖大亮洁,有些不舍让我。

     

  • 华南虎 - [物欲]

    2008-04-06

    成都春天的夜里,一只老虎正在Dodo's Cafe 门前种草。

    青城前山普照寺一株千年楠木下,一只老虎受惊正欲逃窜……

                                                       此虎被称为“Solo 老虎”。

     

  • 代叔叔去年完成了一项庞杂浩大的工作——给千百件馆藏珍贵文物拍照存档。

    透过他的镜头,我的目光幸运地穿越千年,和那些古旧物品交会。

    那种冰凉苍茫的感觉是奇特而让人伤感的,什么东西可以逾越生死,长存不衰呢?

    或许,就是那些承载了信仰,愿望,期盼和浩无边际的幻想的图案吧。

    在代叔叔的照片中,我看到了一把战国青铜剑,出土于四川西部的一个小县城,虽经千年时光摩挲却锋芒犹存。

    剑柄上,刻着一只造型奇特的鱼凫:鸟头鱼身,双目圆睁似怒非怒。

    千百年前,鱼凫有着特殊的寓意。

    如今于我,同样深刻。

    用肌肤记录一个时刻,记录生活中的际遇……

    一柄战国青铜剑,一个纹身图案。

    祝愿代叔叔即将出世的宝宝平安健康,想对你说:

    你有一个伟大的父亲,他记录的是人们遗忘的辉煌和历史的光芒。

                                                                  Photo by 小E

    这个古蜀国图腾,将伴我一生。

    附上代叔叔拍摄的原始图片:

     

  • 抓奶龙爪手 - [物欲]

    2008-03-04

    学校外的油菜田,蓝天白云,春风和煦,蜜蜂飞舞,纸鸢翩翩……

    很X很XX,继续。

                                                                                                 Photo by Solo爷爷

     

  • 新家 - [物欲]

    2008-02-24

    换到新地方,很多东西还是要照旧。

    算是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有关成长,喜乐,伤痛,欢爱,彷徨,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