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回首 - [路图]

    2009-11-01

    我在路上走着

    路的尽头是翻滚的海岸线,欲来的云雨

    最近心绪繁杂,不知再回首

    是否还笑颜从容

    心里只认得来时的路,对自己说过要好好地走

    那些磕碰,那些舍得

    心里装着一头野兽,总是困在笼中

    会衰老死去

    而钥匙,却是在我自己手中呢

     

     

  • 花窗 - [路图]

    2009-10-22

    后来,这成了我心里最爱怜的照片

    羡慕白族人对生活细致入微的态度

    那种美丽的乡土的骄傲,是我用一生去交换的梦境

     

  • 挑孩子的男人 - [路图]

    2009-10-12

    小时候

    最怕惧的是“易子而食”的故事

    依稀记得

    阿婆比划着挑扁担的动作

    告诉我

    就这么把孩子挑着带回去吃掉

    午后的玉津桥

    自然不会发生如此的荒诞

    挑着孩子的男子

    轻松走过青石

    消失在我眼前翻涌的云中

     

  • 属于芦苇的光影 - [路图]

    2009-10-09

    田野边 天光下

    稻谷传递出烂熟的丰硕

    逆着光 透过芦苇瘦削的身骨

    窥见一些只属于它们的光影

  • 又一首屎诗 - [物欲]

    2009-09-20

    屙屎屙尿/正明公道

    哪个看到/背时倒灶

  • 一地蛋壳 - [路图]

    2009-09-18

             真正的毕摩,是不会走街串巷给人卜卦算命的。

             而真正对未知命运的渴求,也不在乎由谁来泄露天机。

             阴天的午后,牛牛坝集市上的草根迷信。

             他们留下的一地鸡蛋壳真美。

     

  • 锁住自己的银匠 - [路图]

    2009-09-14

        在县城边,银匠把自己锁在铁门后打制银器。

        传统的彝族银器制作需要耐心和极高的技艺,因为很大一部分加工是在炭火里进行。

        败家不是我的本意。

        从他那里买走的老镯子我戴了两年多,难道不能喜新不厌旧么。

        常年上锁的铁门颜色诡异,但看着那些白花花的银饰,我也会想敲碎玻璃洗劫一空的。

     

  • Kids - [路图]

    2009-09-13

    披着查尔瓦的男孩们

    笑容隐藏在贫困之后

    头顶天菩萨的男孩们

    什么时候会背离祖辈的信仰?

    传统是一条迷惘的道路

     

  • 吹个球 - [路图]

    2009-09-12

    9月12日中午的左戈依达乡,一个头顶留着天菩萨的男人正在努力吹着气球。

    我爱美姑,正如我爱根植在乡土里的那一种纯美。

     

  • 再见美姑 - [物欲]

    2009-09-10

    时隔两年半,美姑的天空应该依然是那种纯净的脸庞。

    明天出发。

  • 陈家桅杆 - [路图]

    2009-09-10

    因为被用作学校和敬老院,这座建于同治三年的老宅院最终以空壳的形式保留了下来。

    万春卤肉的豆渣馍馍真是可口。

     

  • 玄象 - [路图]

    2009-08-06

    梦枕貘在《阴阳师》里说到有一把叫做“玄象”的琵琶。

    一直很喜欢这个名字。

    或许是一把黑色的琵琶,所以称之为玄。

    7月在清音阁,无意中也遇到了玄象。

     

  • Oh~Shit! - [物欲]

    2009-07-28

    自贡民间有一首诗,关于屎的诗。

    话说一个人夜里在一户人家讨歇。主人很热情,将家中堂屋让与客人。

    夜半,客人屎急,相当急,括约肌都兜不住那种急。

    农家堂屋的门厚重,下半身遭受重创时上半身就乏力了……于是……

    以下省略百字。

    清早,客人已不知去向。温暖的阳光射入堂屋,主人在弥漫着浓郁屎香的房内看见这样一首诗:

    屎胀屁来催/门紧实难推

    刮上一点点/磬里还有一大堆

    注释:

    刮:竹制品,旧时人便便不用纸,都用刮。四川人称“屎刮子·刮屎片儿”。

    磬:旧时堂屋神龛处放置的一种器具,用于祭拜时敲击,形状和锣相似。

     

  • 咕咕丢了 - [忆语]

    2009-07-10

    咕咕丢了,时间是在上周。

    至今不愿告诉乔雯,毕竟,为这个小生命我们都付出了很真诚很尊重的心。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忙碌有所疏忽,店里一直留不下小动物。

    希望他找到自己喜欢的生活。

    再见,Mr. Gu。

  • 差点忘了 - [物欲]

    2009-06-26

    差点忘了,小时候最爱的儿歌。

    农民老大哥/屙屎屙坨坨

    农民老大姐/屙屎不敢惹

    农民老大娘/屙屎舔红糖

     

  • 羞于启齿 - [忆语]

    2009-06-19

    最近,想说的话总是羞于启齿。

    我第一次有了对单调枯燥生活的莫名恐惧。

    离开学校一年之后,不再怀疑自己的能力,只怀疑别人的用心。

     

  • 这是初夏的一天,我们爬上了一个种满厚皮菜的小山坡。

    太阳缠绕在榕树的枝干上,叶子被光线照射出绿色的血管。

    一段老墙边,让我骚包一把。

     

                                                              Photo by Solo.

  • 金陵 - [路图]

    2009-05-03

    为什么喜欢这个地方?

    因为厌倦哪些所谓的高品质,纯粹,精致,奢华,或者是格调之类的谎话。

    这里的丰富足以击垮所有的虚伪。

    冒菜店,火锅店,东北煎饼店,菜场,小姐店,五金店,按摩院,麻将馆,裁缝铺,泡房……

    于是也有了朵朵家咖啡馆。

    所以,金陵路的三角梅开得那么绚烂。

                                                Photo by Solo.

     

  • 和他一起旅行 - [路图]

    2009-04-20

    有一年夏天,和他去旅行。

    大漠和戈壁,湿地和风沙。

    我以为我不会忘记,只是日子漫长,很多过往死在了沙滩上。

     

  • 不是Mental illness - [路图]

    2009-04-13

                                                                   Photo by 小林哥

    采访了那么多外国人,却是第一次想与他们合影。

    我喜欢这家人。

    真实,快乐。

     

  • 荫庇下 - [路图]

    2009-04-01

    天气好的时候,我们总喜欢找到一棵像这样的树。

    他玄色的树干,就像一件清瘦的缁衣。

    不时会有一些青色的碎叶随着他的生长挣脱,旋转,坠落。

    我总是会手捧茶盅,仰面看他。

    然后很YD地说:哦嘢~树啊~在你下面真爽啊……

     

  • 新生 - [路图]

    2009-03-24

    一生二。

    二生三。

    三生万物。

    所以,带杨小咕去做手术是很有必要的事情。

    刚到医院,杨小咕相当紧张。

    打了一针麻药之后……

    麻药起效。

    手术进行中……

    杨小咕,你依然是我们最爱的小男生!!~~加油~坚强的杨小咕~!!!

     

     

  • 道鼓 - [路图]

    2009-03-11

    农历二月十四午夜将至,青羊宫内“庆圣延庥祝国裕民法会”。

    一位做法事的道人敲击道鼓。

  • 岁月远去 - [忆语]

    2009-03-09

    这个月的春天真实又清晰。

    还有,我又长大了。

    不是胸部,是年龄。

    我怀疑23年前那个纯良无知的灵魂,是否早已出窍?

  • 我所希望的 - [路图]

    2009-02-25

    我所希望的是雨后的晴天。就算没有晴天,也让我看看雨后的模样吧。

    成都的春天带着冷漠麻木的脸孔,我心里干燥得像着了火。

    久违了的病痛感,久违了的目标感,久违了的觉得自己像个杂碎的心情。

    本来,我想坐上一辆去看田野金色花朵的班车,可惜得到的是上吐下泻般的虚脱无力。

    纵欲过度之后,空白且空洞的胸腔。

    最近杨小咕同学及其操蛋,在店里乱撒乱拉。还好换了猫砂之后他丫就规矩了,来一张丫出浴之后肉体,不,毛体横陈的照片。

    用碎布做了一个猫胸针,觉得还不错,在博客上接受定做。

     

  • 彝族口弦 - [路图]

    2009-02-19

    四月的的高原已经有热情得让人无可逃避的艳阳。

    在布拖的集市上晃荡了一个下午,一直没有找到当地人口中那个制作口弦的匠人。

    直到卖石头烟斗的老者指向树下,男子打开了一个铝皮饭盒。

    我知道我匮乏的音乐细胞永远无法吹出所谓的旋律,只有在光影中看着这些铜片割伤我的目光。

     

  • 这个孔雀明王造像石窟,被掩藏在一家农户的灶台后面。

    佛像已经被经年累月的烟灰抹了个漆黑。

    因为这个灶台和破败的小屋,明王免遭破四旧的荼毒,也得到了锅烟灰不经意的保护。

    我希望,明王就这样守护着理因被守护的人们。

    永远不变。

     

  • 禅林 - [路图]

    2009-02-09

    希望转运。

  • 咕,金针咕的咕 - [路图]

    2009-02-01

                                                                                                     Photo by Solo

    咕咕今天到了新家,他还是那么黏人妩媚。

    朵朵家的灯光会因为你而更温暖的。

     

  • 初三的毛像 - [路图]

    2009-01-28

    在距离城市并不遥远的凤鸣乡,有一个老年活动中心,那里有许多悲情而沧桑的毛像。

    就连活动中心隔壁的小理发店里,也不例外。

    通威饲料和不同时期的毛像,在活动中心漏风的砖墙上随时间变黄变暴力。

    没有什么是不可磨灭的。

    春节过得很愉快,谢谢宋大兴同志。

    亲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