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一日 - [路图]

    2009-01-26

    大年初一,始建于唐初的金凤寺外,一个捡煤灰的人。

  • 三十夜 - [路图]

    2009-01-26

                                                                                                           Photo by Solo

    三十夜

    羌江边烟火齐放

    我抓起火炮抛向意念中最高的地方

  • 戏水 - [路图]

    2009-01-18

    在日落后的几分钟,我站在新搭建的竹桥上。

    赤裸上身的女孩子,像精灵一般在浅滩上嬉戏。

    她们从柔软的沙地上跳入水中。

    湛蓝色的水珠湿润了我的眼。

     

  • 随喜功德 - [路图]

    2009-01-04

    在Wat Xieng Thong,早晨的阳光斜斜地照进佛殿的一扇小窗。

    金色的小天女和功德箱静谧随和。

    这里最吸引我的,并不是那棵很National的Tree of Life,而是800年的时光流逝。

  • 花车 - [路图]

    2009-01-02

    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鸡公车,在往来的人流中显得张牙舞爪,却又带着点寂寥。

    这时是元旦假期的第二天下午,惜字宫茶楼的木窗下,有湿润的路面和嘈杂的吆喝声。

     

  • 摸鱼捞藻 - [路图]

    2008-12-29

    我一直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市集上的鱼,夜市排挡里的鱼,烧烤摊上的鱼个头都差不多,我却始终没有见到一个鱼塘呢。

    每天都可以看到摸鱼捞藻的村民趟过River Nam Song,河中有很多滑腻的水藻,可以做成像海苔一样的食物。随着索取的加剧,这个内陆国的河流日渐消瘦。

     

  • The Phousi Hill - [路图]

    2008-12-27

    傍晚的阳光投在普西山佛塔的墙基上,人影和香烛成为一种时间的定格。

     

  • NAM KHAN River - [路图]

    2008-12-22

    一个僧侣在日暮时分走过南康河上的竹桥。

    这座被流水冲刷的吱呀摇晃的竹桥,拉近了宁静与些许喧嚣的距离。

    尽管如此,河水匆忙的步伐,还是带走了很多早已模糊的故事。据说,在这条河中,有一种叫做Naga的生物,形似龙蛟,在傍晚会成群在河湾浅水里嬉戏。它们守护着Luang Prabang的幸福与安宁。如今,人们可以在寺院的雕梁上见到这种被神化的生物。

    我希望Naga真的存在,在这个浮屠的国度里,我突然升起一种想要去相信些什么的渴望。

     

  • 清晨的SAKKARINE - [路图]

    2008-12-20

    清晨7点的SAKKARINE路,每天如一的布施。

    在舍与得之间,一些世俗的真谛逐渐在迷雾中显现。

     

  • 摩托 - [路图]

    2008-12-12

    我喜欢有摩托的地方。

    如果,又有摩托又有风景又有骑摩托的僧侣,就更好了。

    迄今为止,发现两个这样的地方:慧远寺,勐腊。

     

  • 夕阳下的木楼 - [路图]

    2008-12-04

    我想,那天傍晚的阳光湿润又带着不舍的温度。肇兴附近的小村子,在那个时候打开了怀抱,迎接劳作后归家的人们。

    上年纪的木楼安然地矗立在我仰视的目光中,和余晖一样庄重坚定。

     

  • 忽然想吃花洋芋 - [食欲]

    2008-12-03

                                                                Photo By E.

    其实做花洋芋是很简单的,海椒、盐巴、糖、醋……而洋芋这个块茎,除了生食都好。

    这家在雅安的小食店,隐藏在喧闹闹的大街后面,蛋烘糕、钵钵鸡、酸梅汤、臭豆腐、花洋芋……

    幸运的小食店,若是开在成都这种浮躁死板的地方,怕是早已不见了吧。

     

  • 新鞋旧房 - [路图]

    2008-11-27

    古路村一户申姓人家的房顶上,晾晒着外界捐给村小学生的鞋子,这是村里少有的新东西。

     

  • 埋起来 - [路图]

    2008-11-17

    有一天我会离开,找个地方把自己埋起来。

    当我躺在温暖的沙地里,夜风会通过缝隙跑进我的耳朵,它敲打那些在我耳孔里的沙砾,就像为我歌唱一般。

    蜥蜴会钻进我的眼眶里,它说头颅里的空气有种甜美的气息。

    红皮沙拐枣的树根缠绕在我的脊梁上,骨髓里如果还有水分,我希望能开出一朵荆棘花。

                                                07年7月 陕北 榆林老城 把同伴埋起来的小孩

    如果,我真把自己埋起来,会不会也有人如他们般高兴?

     

  • 雪原列车 - [路图]

    2008-11-12

    3年前的冬天,我去了东北。

    在那次旅行之前,我记忆里的冬天不会比河南或是北京寒冷。结果自然是,记忆里的东西经不起事实的颠覆。虽然如今我开始觉得事实是最懦弱渺小的自欺。

    清晨,从富锦县开往哈尔滨的列车上醒来,外面的世界依然寒冷,只是隔着玻璃的我却因为温暖而得意忘形。

     

  • 表爷爷 - [路图]

    2008-11-06

    后排左二的帅哥是我的表爷爷,这张照片摄于1958年西南石油学院建校之时,他是第一批600名学生中的一员。之后的自然灾害及文革,让这批学生的命运在大时代里变得多舛。第一批学生中最后顺利毕业的只有200余人。

    表爷爷毕业后先后在湖北江汉油田,江苏的苏北油田进行勘探工作,最后因为河南中原油田的开发而定居郑州。他的妻子饶五嬢于今年年初去世。

    表爷爷这次到成都参加西南石油大学建校50周年的庆典,比起3年前我见他的时候已经苍老了不少。他和我阿公是表兄弟,我阿公在世的时候,说话的口音,走路的速度,还有全身上下透出的那种气息,都和他是那么的相似。于是昨晚我扶着他在锦里散步的时候,眼泪便无法控制地流了下来。

     

  • 葵花鹦鹉 - [路图]

    2008-11-01

                                                                                                          Photo By Solo

    我们给明年定了一个计划,促使这个计划成型的,是葵花鹦鹉小白。

    小白的主人并不常带小白来店里,但是每次来总是让我喜欢得把持不住……

    于是我们计划明年养一只大型鹦鹉,让这种长寿的鸟类陪我们终老。

    另,养鹦鹉或是其他大型鸟类需要耐心和责任心,给它们的环境也非常重要,我会是一个好妈妈的~

     

  • 麦田守望犬 - [路图]

    2008-10-26

    我想,我不是一只好狗。

    最新出台的好狗标准,应该是皮毛光滑,野性十足,古道热肠,并且,有长时间野外以及农村生活的磨砺。

    小虎是一只黄毛男狗,素食主义狗,长在安农村。喜欢志愿者和向往有机生活的城市难民。

    小虎才是一只好狗吧。

     

  • 赶集的红头瑶 - [路图]

    2008-10-23

    金平瑶族的服饰因为支系不同而有很大的差异。

    春节前夕,一个红头瑶妇女在集市的毛线摊前流连。

    剔去眉毛和头发是已婚瑶族妇女的特点之一。

     

  • 芭沟的房子 - [路图]

    2008-10-20

    喜欢旧东西到了一种变态的地步……

    老房子是有灵魂的,要始终保持一种站立的姿态,它们的灵魂一定又寂寞又倔强。

    芭沟没有新建筑,矿区的人们过着平静的生活,偶尔出现的旅行者在这里买不到纪念品,得不到任何消费的游说。

     

  • 娘家

    2008-10-16

    照片上除了阿公之外,其余的人都算是是阿婆的娘家人。

    说是娘家人,也已经是绕了很多圈的关系了。照片中间裹着小脚的老人刘氏,是阿婆后妈的姐姐。是她把阿婆带大,虽然那时的抚养只是一口饭一身衣裳的舍与。

    阿婆说,她不愿做童养媳,就逃到刘氏家中,于是这么长大。

    这张照片上有三个人都已离世。

     

  • 家人 - [路图]

    2008-10-13

    这是并不富足的一家人,没有笑容或是愁苦的流露。那种木然就像是天性一般定格,只让我记住了一种表情。

    他们都是我的亲人,只是岁月流逝,遗孤般的我,已经不太记得他们是谁了。

     

  • 唱晚 - [路图]

    2008-10-08

    7月双廊镇小客栈窗外,捞菱角的渔人。

    洱海每年7月开海节后,他们开始疯狂抢夺大自然为数不多的馈赠。

     

  • 被抱住的猫 - [路图]

    2008-10-07

    雅安碧峰峡熊猫基地,大部分卧龙的熊猫都被转移到了这里。据某某教授说,每只熊猫日均生活消费达500元以上,喝的奶粉至少也是贝因美。可是熊猫爹妈若是知道它们的崽儿的肾有了结石,也绝不会像三鹿患儿的父母那般伤心悲愤。

    一只一周岁的熊猫被参观者拥坐在椅子上,熊猫的自力更生,很多时候就是出卖色相。

     

  • 白墙红顶 - [路图]

    2008-09-28

    乾宁的阳光,是最慷慨的热量。

    冬天,初夏,盛夏,初秋……我离开这里,是因为现实和梦想最好有一种遥远的距离。

     

  • 妙有真境 - [路图]

    2008-09-27

    身边人最近都在计划出行。

    昨晚在成都的雨夜里陪借道成都走墨脱的广州朋友们吃喝,被问及一些旅途感受,顿生陌生感。

    人总不能一辈子那么有激情地风风火火,或许当一切高潮过后沉淀下的微薄记忆,才是能带进棺材安于九泉的东西。

                                                                            07年夏 宁夏中卫 高庙

     

  • 紫竹 - [路图]

    2008-09-26

    位于安岳石羊镇塔子山的毗卢洞石刻造像,始于北宋初年,以刘本尊十炼图和观音经变窟闻名。

    19号窟紫竹观音,俗称水月观音,坐姿随意甚至隐透放肆,目光优雅,正侧面分以男女像示人。历经数次破坏和掘盗,目前只损失一右臂及冠带。是我最欣赏的观音造像种类。

     

  • 记忆的大片 - [路图]

    2008-09-23

     

    第一次把这张照片给Solo看的时候,他说,是一张大片呐。

    这是少言的他唯一一次如此评价我拍的东西。

    心里小小的窃喜……可是大片么……我知道是不配的。

    那天早晨起床走进堂屋,火塘边的她对我微笑了一下,没有停下织布的双手。怒江的女子大概都会这样的技能,那是衡量一个女人持家的标准之一。前天夜里,我和两个路友由于走错了路,直到九点才摸黑淋着雨走到了秋那桶,担忧之后的疲惫把我带入黑甜的梦境里,梦里有一个干燥的世界。

    醒来雨还是绵绵地下着,没有停止的意思,我开始陷入一种绝望,我发现自己无法在雨天安享旅行的幸福感,我想离开。

    接着我就见到了她,她是我们留宿人家的女主人,沉默地织着锦。交错的色彩是阴冷雨天里少见的温暖触觉。

    拍下这张照片后不久,我离开了秋那桶。出村的几十分钟里,我问过自己无数遍,就要这么离开么,无数遍。多日的辛劳是为了到达这个滇藏交界的村子,这样的离开像逃离,可是我不知道怎么说服自己了。

     

  • 说什么 - [忆语]

    2008-09-17

    很久不愿意触碰关乎生命的话题,因为在我成长的这个国家,生命似乎没有什么权利可言。

    今天做了两件事,心痛和心焦。

    小E告诉我,她前几天拍过的一个民间老艺人去世了。那个老人会做很美丽的纸艺品,花花绿绿的,乡土得很迷人。没有传人,一门手艺就此消失。

    我不知道还能喝什么牛奶。每天一斤奶的习惯,无疾而终。侯叔叔告诫过我,喝太多牛奶老了会骨质疏松。我只能打电话给阿泰,别再给干儿子喝奶粉了。好在,他们在夹金山里还有冷水鱼和牦牛骨熬的汤,为我留存了一点点对安全食物的幻想。

    夹金山脚下一座据说建于乾隆年间的碉楼,里内的木制结构早已被烧毁,空落的四壁无言的开口叹息。

     

  • 朱门 - [路图]

    2008-09-15

     

    重上王母寨,时隔一年。

    最值得纪念的,是能够同阿泰一家人在殿内烧香祈福。

    干儿子很听话很安静,愿意把嘴里的吃食掏出来让给我吃。之于一岁半的孩子,难得。

    和一年前一样,夹金山垭口浓雾弥漫,唯有王母寨的朱门醒目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