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震

    2008-05-14

    我已经习惯不断的余震。

    摆在桌上的矿泉水瓶里的水就像不安的天气和心情。

    如果能得到你报平安的一句话,我就能真正安睡了。

     

  • 地震后 - [路图]

    2008-05-12

    回到家里的感觉,是前所未有的温暖。

    大院里点起了照明灯,人们在帐篷边,池塘旁休息。原来城市里的人还可以相互如此亲近。

    我的家人,我的爱人和朋友,都平安无事。

    JJ和老黄,你们是我的患难之交。

    想对JJ说,当我俩躲到桌子下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像在做儿时的一种游戏,或者这种感觉来自于我们在旅行中相互的相互陪伴。

    老黄,不管你是否真的是因为我俩连眼镜都不要了,我还是很开心。

    不说什么劫后余生的话了。

    把每一天,都当作最后一天,过仔细点。

    原来就连早饭的粽子,都那么值得我去珍惜。

    所以,朋友们的问候短信和电话,自己对远方爱人的牵挂,成了我最柔软的记忆。

     

  • 金色路 - [路图]

    2008-05-09

    那日踩着单车向水边滩涂而去,细云漫卷,苍山含碧。

    一汪水能给予的已经太多,麦田,稻苗,赤马悠然在野地里甩尾摇头。

    麦子和大豆的尸体被堆放在每一条出村入村的道路上,接受阳光和风的拷问。那些倔强的,会被堆砌在它们曾经生长的土地上焚烧成带泪的肥料。

    我的单车,金色的路面上碾过,不屈服的麦芒,昂首扎进了我的皮肤。

    传递给我一种刺痛的甜蜜喜悦。

    又是一年丰收时节,洱海的居住者们重复着那些他们熟悉我陌生的肢体祷告……

     

  • 白汉洛村 - [路图]

    2008-05-07

    关于一些轰轰烈烈的过往,终究成了过往。

    历史的故事,村中能讲述的老者也在百年岁月里被消磨得所剩无几。

    白汉洛教堂,是一个被竹架子围起来的孤独破败小房子,因为不堪岁月的重负,摇摇欲坠。

    一只狗卧在出村的小道上,而今,马帮依然从这里经过。

     

  • 遗忘是一种美德 - [忆语]

    2008-05-06

    遗忘是一种美德,无知是一种修为。

    我的大脑不是深不见底的保险柜,装不下那么多流汤滴水的过往。

    别说小孩子就没有需要忘记的过去,我不希望让繁琐的回忆打磨掉自己对生活的期望。人越活着就会越脆弱,因为生存经验的不断累积,往往会扭转我们的视线,离间头脑和内心亲密的关系。

    不看,不说,不听,不想,不问。

    拔掉心里的那条慧根。

     

  • 我家小强 - [路图]

    2008-05-05

    我家强娃娃儿:

    性别:公

    年龄:3岁半

    爱好:上窜下跳,把8颗花生包进嘴巴颊囊里上窜下跳,晒太阳,磨牙齿,喝牛奶,睡觉

    缺点:闷骚,缺心眼儿,断尾巴,有奶便是娘

                                                                              手模:猪儿

    冬眠的时候,他就是我家的小沙包。

    他前天居然跑到牡丹花盆里睡了一下午……

     

     

  • 普化寺的修缮 - [路图]

    2008-05-04

    东风村在雪山脚下。

    普化寺在东风村的中心。

    普化寺在村子里立了两百多年,斑驳的壁画说着无言的话语。

    普化寺正在进行着修缮,是村民自发的。

    从推垮的院墙望出去,能见到不远处教堂的十字架。

    我问村里的孩子,是信佛教的人多还是信基督教的?

    他说:都多。

    四月湿润的空气里,有一种坚实的力量正在构建着人们的信仰。

     

  • - [路图]

    2008-05-02

     这个月,在外面住过的几个房间,都有美丽的窗景。

    于是,心也被打开了。

    希望下次回来,不是我一个人看窗外的云卷云舒云蒸霞蔚云雾缭绕。

    大理沉香酒吧的客房。

    迪麻洛阿罗家。

     

    秋那桶。

    重丁。

     

  • 旅行的照片 - [路图]

    2008-05-01

    有些狼狈地回到了大理。

    怒江给我礼物,是滂沱不绝的雨水,温暖的火塘,孤独的行走和充实的疲惫。

    雨季来了,夏天也快来了。

    大理三月街 药材市场

    高黎贡山的皇冠山

    早晨的老姆登教堂

    映在教堂窗户上的怒族神山

    每周开灯三次

    教堂内的祷告

    皇冠山和狗

     

                                                            

  • 贡山 - [路图]

    2008-04-24

    到了贡山,旅行完成了三分之一。

    导完照片就去迪麻洛,一个有老教堂的村子。

     

  • 高黎贡 - [路图]

    2008-04-20

    去年春天的高黎贡,会和今年初夏的高黎贡有什么不一样呢?

    即将揭晓。

     

  • 只是贴图 - [路图]

    2008-04-19

    我是幸运的。

    会行走,发现,记录。

                                                                              沙坡头 黄河边的木槿

                                                           中卫  高庙屋顶

                                                                                        中宁 纳家户

                                                             榆林 镇北台

     

  • 云的西边 - [路图]

    2008-04-17

    说是向西而去,去的却不是之前心里的那个西边。

    这次去的,是云的西边。

    一定会和云的南边有所不同。

                                                                                   2007冬 绿春戈奎 梯田

     

  • 老皮 - [路图]

    2008-04-09

     

    老皮是魁北克人,他总是对我强调,他是魁北克人,不是加拿大人。他是我认识的唯一在中国待过比较长时间的还依然老实憨厚的外国人。

    老皮最近疯狂地工作,为了明年到中国继续他的旅行。

    他邀我一起到云南徒步,就像一年前一样。

    可是明年的事情,谁也说不定了。

    老皮看了Solo爷爷的博客后问我“外国人都是活雷锋”,最后三个字是什么意思。我说:Do u know Leifeng? 他立马乐了:知道知道,乐于助人的共chandang骨灰级偶像,我也想像他那样。

    老皮在他的国家做环境监测工作,他说那里的气氛很好,能做很多自己的乐意的事情。他还说,魁北克是个独特的地方,不应该从属于谁。

    似乎很多地方,都急于得到尊重和认同感。

     

  • 去西边 - [路图]

    2008-04-08

    你正向西而去。

    而我原地不动。

    说不定过几天论文一写完,我也会向西而去。

    那里的风景只应天上有。

     

  • 华南虎 - [物欲]

    2008-04-06

    成都春天的夜里,一只老虎正在Dodo's Cafe 门前种草。

    青城前山普照寺一株千年楠木下,一只老虎受惊正欲逃窜……

                                                       此虎被称为“Solo 老虎”。

     

  • 火你个车 - [路图]

    2008-03-31

    这几天陆续把犍为的照片发一些上来。

    昨天有人问我这个小火车上有没有厕所,如果突然内急怎么办……

    很简单,你爬到装猪的那节车厢里,便便了扯着猪耳朵把屁股一擦就好了。

    本小狗在重感冒弥留之际谢谢社会各界人士的关怀……

     

  • 作为连通石溪和芭沟的唯一一条运输线,嘉阳小火车上什么都运,出现频率最高的。

    是猪。

     

  • 代叔叔去年完成了一项庞杂浩大的工作——给千百件馆藏珍贵文物拍照存档。

    透过他的镜头,我的目光幸运地穿越千年,和那些古旧物品交会。

    那种冰凉苍茫的感觉是奇特而让人伤感的,什么东西可以逾越生死,长存不衰呢?

    或许,就是那些承载了信仰,愿望,期盼和浩无边际的幻想的图案吧。

    在代叔叔的照片中,我看到了一把战国青铜剑,出土于四川西部的一个小县城,虽经千年时光摩挲却锋芒犹存。

    剑柄上,刻着一只造型奇特的鱼凫:鸟头鱼身,双目圆睁似怒非怒。

    千百年前,鱼凫有着特殊的寓意。

    如今于我,同样深刻。

    用肌肤记录一个时刻,记录生活中的际遇……

    一柄战国青铜剑,一个纹身图案。

    祝愿代叔叔即将出世的宝宝平安健康,想对你说:

    你有一个伟大的父亲,他记录的是人们遗忘的辉煌和历史的光芒。

                                                                  Photo by 小E

    这个古蜀国图腾,将伴我一生。

    附上代叔叔拍摄的原始图片:

     

  • 旧家具店 - [路图]

    2008-03-24

    这家旧家具店里有很多我钟爱的柜子桌子椅子箱子。

    希望6月能住进老房子,把这些东西搬进生活里。

     

  • 扫黄 - [路图]

    2008-03-21

    芦山龙门乡,每年三月三的“七里夺标”民俗活动已经逐渐被当地政府形式化。

    传统和政治的结合,要么胎死腹中要么诞出个畸形儿。受愚弄的,永远是那些“不明真相的群众”。

    不过还好,龙门山和三年前记忆中的大致相同,安静的路,安静的林子,安静的我。

    找一条安静的路,上山看花。看山上花也看山下花。

    引用一句四川名谚:菜花黄,疯狗狂。

    我疯了我狂了,这遍野的黄花。

    昨日傍晚,透过山下菜花田和孤独的房子对视。

    春雨时节,湿身的黄花湿身的路湿身的我。

    镜头起雾了……

    这条河叫玉溪河。

    这条路叫柏油路(自扇耳屎十下)。

    最后一张,也是我自己最喜欢的。三年前就在这个位置发过情。

     

  • 城惶城恐 - [路图]

    2008-03-18

    有没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城市?

    一个值得自己喜爱,牵挂,在外旅行有所思念的城市。

    是不是在这里成长生活,就注定要被钉在某个不上不下的位置吹那些不干不净的风。

    那日我站在一个高处看这里,四周扑面而来的是未知高度带来的焦躁感和陌生气息。

    如何爱上,又如何离开。

     

  • 花*茶* - [路图]

    2008-03-16

    蒲江成佳镇的茶园在春天透着和云南相似的情景。

    就是那些花,那些云,都在如丝如棉的风里缱绻妖娆。

    不同的是,家乡的阳光不太大方,只是把我的心一点点地照亮。

                                                                   Photo by Solo爷爷

     

  • 游乐园 - [路图]

    2008-03-15

    春天里,空气中有甜腻的糖画味道。

    太阳有灰蓝色的光晕,鸽子找不着家了,茫然地扑扇着失落的风。

    一群快乐或者假装快乐的成年人,在游乐园,试图寻找一些将死的记忆。

     

  • 回来了。

    犍为嘉阳小火车,春日里的旧殇。

     

  • 抓奶龙爪手 - [物欲]

    2008-03-04

    学校外的油菜田,蓝天白云,春风和煦,蜜蜂飞舞,纸鸢翩翩……

    很X很XX,继续。

                                                                                                 Photo by Solo爷爷

     

  • 很X很XX - [路图]

    2008-03-01

    今天的植物园

    很热很灰尘很挤很太阳很大很弱质很晒很暧昧很甜很风筝很跳很下坡…………

     

     

  • 看见

    2008-03-01

    青稞收获的时候,小胖说:

    山那边好玩一点点,我带你去牧场上喝酥油茶。

    小胖总是说:看那边有彩虹,看那边有一群羊,看那边的悠悠寺……

    小胖的目光总能带我看很远的地方,八美的土地就这么熟悉亲近起来。

    后来,小胖跋山涉水去了很远的地方,据说那里有很庄严华妙的信仰,那里有湿热的海风,陌生的语言。

    后来,小胖在微弱地电话信号里对我说:

    眼睛多有的看不见了。

    后来,小胖回来了。

    我去见他之前接到他的电话,他说:你看得见我吗?我看不见你了。看见我,你要叫我。我看不见你了。

    小胖看不见我眼中的泪水。也好。

    这两天,我带着他在医院楼上楼下地跑。检查,繁琐的各式各样的检查。

    希望不要查出问题,又怕查不出问题。

    医生说:眼球完好,脑部扫描正常,视力不该这么差。

    小胖却说,回来之后,眼睛好像好了一点点。他离家那会儿,家门口的泉水突然断流,回家之后又重新涌出。说完对我吐了吐舌头。

    那么,就不要去解释原因了吧,或许我们需要的是一颗等待的心。

    小胖离开之后的八美坝子,依然每日变化莫测。可是少了些什么,是一种说不出的情绪。

    佛学院新教室,小胖还没有在里面学习过。

    我经历的第一场雹子。

    赛马的时候,我们就站在这几座白塔下。

    日落后的余晖。

    辩经椅子。

     

  • Seagull - [路图]

    2008-02-28

    不知道他孤独的在老档案柜里躺了多久了。

    被忽视有时并不是因为不优秀,而是因为新东西太多,乱花迷人眼。

    这台老海鸥,是我的新宠。

     

  • Earthquake - [忆语]

    2008-02-27

    “目前震区群众情绪稳定,生产生活秩序井然。”

                                                  ——XX台新闻

    娘的,山也开了,矿也挖了,暴动也闹了,地震了怕个D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