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们过得并不好。

    风灾,洪水,无处不在的信息封锁。

    可他们的生命里,似乎总有鲜花盛开在阴霾的天空下。

    涂着特纳卡的卖花女孩,身着紫衣腰身笔挺。送我一大串茉莉的婶婶,笑靥比那天下午的阳光还夺目。

    如果不是雨夜里满是泥泞的街道,在垃圾堆里寻觅的瘦削人影,被洪水漫过的村庄……我真的要被他们的笑容和那迷人的花香所迷惑。

    那只出现在传说之中,没有苦难的千佛之国,似乎真的存在过。

    可是一切的一切,怕是只剩下这些让我捉摸不透的气味了。

    雨中的苏雷塔中,红衣僧人和礼佛的鲜花。

    曼德勒,伊洛瓦底江边的鲜花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