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扫黄 - [路图]

    2008-03-21

    芦山龙门乡,每年三月三的“七里夺标”民俗活动已经逐渐被当地政府形式化。

    传统和政治的结合,要么胎死腹中要么诞出个畸形儿。受愚弄的,永远是那些“不明真相的群众”。

    不过还好,龙门山和三年前记忆中的大致相同,安静的路,安静的林子,安静的我。

    找一条安静的路,上山看花。看山上花也看山下花。

    引用一句四川名谚:菜花黄,疯狗狂。

    我疯了我狂了,这遍野的黄花。

    昨日傍晚,透过山下菜花田和孤独的房子对视。

    春雨时节,湿身的黄花湿身的路湿身的我。

    镜头起雾了……

    这条河叫玉溪河。

    这条路叫柏油路(自扇耳屎十下)。

    最后一张,也是我自己最喜欢的。三年前就在这个位置发过情。

     

  • 抓奶龙爪手 - [物欲]

    2008-03-04

    学校外的油菜田,蓝天白云,春风和煦,蜜蜂飞舞,纸鸢翩翩……

    很X很XX,继续。

                                                                                                 Photo by Solo爷爷

     

  •  

    又降温了。

    这个春天来得磨磨蹭蹭就像便秘。

    我想吃撒撇,松花糕,番石榴。想泡野温泉,看樱花。

    最折磨人的,不是考试,不是等成绩,而是旅行这种又熟悉有遥远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