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猫咪的耳朵捏起来也可以是兔儿爷。

    包豆沙包不可以贪心,像照片上那么大的一坨馅,注定是失败的造型。

    豆沙是第一次做,比想象中简单,加了葡萄干和白芝麻,还有血糯米年糕。弄食吃就这么纠结,无数次要追逐本味,最后却无法自制地复杂化。